拯救发际线

墙头众多,爬墙速度比掉头发快

【兴进】依靠

私设ooc,排版持续见鬼不知道会不会有下文,深夜激情产物。
我永远爱兴渤.JPG




马小兴是个命苦的孩子。

他爸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清醒的时候还人模狗样的,冲谁都是一副笑眯眯的老好人架势,有时候还会摸摸小兴的脑袋陪他一起玩。可是酒精是个害人的玩意儿,几瓶下肚用不了多久就彻底占领神经,暴露出人性深处的阴暗面,将它无限放大。

“小兴,过来。”

马小兴看着男人失去焦点的视线转移到他身上,停顿过后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抬手招呼他的瞬间打翻了旁边的酒瓶。玻璃容器从高处坠落碰撞破碎,残存的液体飞溅起来,重重摔打在地面上。流动的鲜红血迹融入到酒液中,在老旧灯光下闪动着暗淡的光芒。

马进打算出去买点吃的,家里实在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在转身关门的时候发现楼梯口蜷缩着一个小小的身影,黑灯瞎火的差点给他吓出心脏病来。壮着胆子走近一看,这才发现好像是他远房亲戚家的孩子,算是他的表弟。听到动静马小兴抬起了头,血液凝固在脸上结成硬干,眼神是出于意料的死寂,发现是熟人才出现了一丝亮光。问他怎么了却什么都不肯说,小孩儿撇了撇嘴,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马进盯着他没忍心再问下去。还能是怎么回事,有个什么样的爸所有人都清楚。摸了摸口袋里刚拿到不久还没捂热的工资,马进咬了咬牙带着小兴去了诊所。

得,钱是花了,吃的没带回来,倒弄回来个活人。

“疼吗?”

头顶天花板上的灯泡濒临报废,明暗不定像是恐怖电影里的情节。马进拿着棉签给小兴涂药,小孩儿疼得龇牙咧嘴也不出声,反而看得马进一阵脸痛。

涂完药也不知道能说点什么,气氛逐渐有些微妙的尴尬。话题小能手马进沉默了一会儿甘拜下风,“早点睡吧,我去客厅。”

所谓客厅其实屁都没有,马进拿了个塑料布铺在地上,索性初秋天气还不算太冷,盖着衣服还能勉强凑合一宿。折腾得太晚已经懒得去想别的办法,马进上下眼皮开始不受控制的打架,有什么事都等到明早睡醒了再说。

“哥…”

小兴终于说了今晚第一个字。马进有些意外的回头,小孩儿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小心翼翼的乞求。

“你能陪陪我吗?”

隐形萌宠控马进先生一下就被这个眼神击中了,克制住了捂心口的冲动,冷静下来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本来就是怕他心里排斥才打算去客厅的,不然谁想睡在地板上。

这么可爱的孩子是怎么下得去手的。马进百思不得其解,屈服于困意一下躺倒在床上。虽然没那么软,总比在地上好多了。以后有钱了一定要换个席梦思的大床。

在彻底睡着前马进瞥了一眼小兴,发现他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盯着墙壁发呆,眼睛黑得发亮。强打起精神嘟囔着问了一句怎么还不睡,小兴犹犹豫豫的,半天才开的口。

“…疼”

马进一下清醒了过来,坐起身子拉着他紧张的询问。废话,要是哪个骨头出了问题可怎么办,诊所的医生怎么看都不太靠谱,这么好的孩子可不能留下后遗症。

小兴摇了摇头,说是翻身压到了胳膊上的伤口。马进这才放下心,但也是彻底没了睡意。他看出小兴也睡不着,直起枕头靠在墙上,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憋出来一句,我给你讲个三只小熊的故事吧。

马进好像在小兴的眼里看出了嫌弃,但他还是乖顺的点了点头。记忆中的故事情节已经支离破碎,实在回想不起的内容就自己编凑。马进自认为还算个优秀的讲述者,给睡着的小孩掖了掖被子,蹑手蹑脚躺下,无声的说了句晚安。

这是马小兴睡得最安稳的一个晚上,梦里没有张牙舞爪的凶兽露出尖牙,而是马进笑着冲他招手,叫小兴跟他回家。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