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发际线

墙头众多,爬墙速度比掉头发快

【云暗云】针锋相对

狗血预警,ooc预警
排版见鬼系列








江湖人都知道暗香和云梦向来不对付。

双方面的。

据说是因为暗香本就看不惯云梦大户人家小姐娇生惯养的矫情做派,云梦也嫌弃暗香姑娘家家却整天喊打喊杀的蛮横粗鲁。虽然后来暗香辩解她那是不拘小节,云梦也表示她只是活的精致了一些,但显然当时双方误解积累已深,相看两生厌自然不愿多费口舌。再加上某次帮派作战的时候,云梦有意无意的忽略了重伤倒地的暗香,只是给了她一颗续命丹吊着,偏不救她起来,导致暗香在地上躺了一个晚上。险些命丧马蹄不说,第二天高烧不退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

俗话说得好,生病了就要治病。好友托人请来了医馆的大夫,好巧不巧来的还就是昨天晚上的云梦,换药时下手没轻没重把暗香疼的够呛,开方熬出来的药连门口的大黄闻了都退避三舍。暗香拧着眉毛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下意识可怜兮兮的看了一眼云梦,发现人家姑娘根本没正眼瞧她。

生理心理受到双重打击的暗香苦着脸喝完了药,险些呛出眼泪,深深地觉得就为了活下去喝这药真的不值得。但不得不说云梦果然是妙手回春,一碗药下去觉得身体轻快了不少。站在旁边的云梦全程一言不发,抱着胳膊轻蔑的看了看躺在床上怀疑人生的暗香,轻飘飘的甩出两个字背着药箱走了。

“矫情。”

暗香发誓,如果不是腿上还绑着木板她一定蹦起来敲爆云梦的狗头。但行动不便又好歹受恩于人,暗香只能边念叨着“不跟这个小丫头片子一般见识”边慢慢躺下,还因为牵动了伤口疼的龇牙咧嘴。门外根本没走远的云梦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拿出笔在药方上添了几味滋补但难喝到没朋友的药材,犹豫了一下又加了几味止疼安神的药。

多添几味也没关系,反正是她自己出钱。

云梦仔细检查着自己的药方,不知道怎么想起了暗香那个无辜又可怜的眼神。

自己像个小孩子一样,吃药还要人哄,怎么好意思说我的。

云梦摇了摇头,留下药方,潇洒的走了。





暗香再遇到云梦已经是几个月以后了。在街上对上视线的瞬间暗香浑身一颤,觉得早就长好了的伤口隐隐作痛,舌尖都开始发麻发苦,胃里一阵翻腾。云梦倒没什么反应,态度还算得上友好,瞥了一眼暗香从鼻腔发出一声冷哼,头也不回的离开。

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暗香想。不过没关系,万事开头难,今天一天一定会顺利的!毕竟也没有什么比遇上云梦更糟糕的事了。




永远都不要把话说太满。此时此刻暗香满脑子都是这句话。这世界上还真有比遇到云梦更糟糕的事,比如和云梦接到同一个任务。

如果不是因为上次云梦开的药方太贵暗香根本不可能流落到出来接私活的地步。作为一个有生活追求的人,暗香已经好几天没有下馆子犒劳自己了,觉得整个人都瘦了不少,精神状态也大不如前。罪魁祸首就近在咫尺,可暗香也不能把云梦怎么样。任务已经接了,完不成是要交违约金的。

我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要理智一些。暗香想了想自己的荷包,冷静思考后还是咽下了这口气。

谁会跟钱过不去对吧。

整场任务下来暗香都在尽可能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与云梦保持安全距离。这不能怪她没骨气,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人要学得聪明一点。

云梦一路都觉得暗香莫名其妙的。她看暗香虽然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蔫头耷脑的比起之前看起来憔悴不少,突然有些愧疚。如果云梦知道暗香这是饿的没精神一定会抽自己一耳光。但云梦没想那么多,拿了随身带的点心打算去跟暗香示好和解。可是云梦发现她向前一步暗香就后退一步,最后退的太猛还撞到了树上。云梦的眼神顿时充满了对傻子的怜悯,把点心系好朝着暗香一扔,回到自己铺好软垫的树下坐着。

爱吃不吃,就当喂狗了。






暗香揉揉后脑勺扶着树起身,还没站稳发现迎面飞来一个黑影。多年习武本能让暗香瞬间绷紧了身子,在闻到空气中传来糕点细微的甜腻味时硬生生收了攻势抱了个满怀。






真好吃。嗝。

吃饱喝足的暗香意犹未尽的咂咂嘴,在仅剩的理智控制下压抑住了把手指嘬干净的冲动。

云梦是个好人。暗香毫不犹豫的推翻了之前对云梦的所有的坏印象,轻而易举的被一包点心收买了。





暗香本来是准备过去道谢的。

利剑划破沉寂的空气携肃杀之意迎面而来。暗香张了张嘴没来的及出声提醒,身体先大脑一步做出反应。一把扯过面前的人拉到怀里,用身躯护住了还没回过神的云梦。


……



这帮人不是什么难对付的角色,只是几个有两下三脚猫功夫的山匪,乌合之众罢了。云梦看着血流不止的暗香慌了神,匆忙处理了伤口背着人就往城里的医馆跑。

“喂你不要跑这么快,伤口本来没多大,被你这么一弄都要裂开了。”

“你不累吗?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没想到力气还挺大。”

“不过我挺轻的吧。唉已经好几天没去酒楼吃过饭了。”

“诶你……”

“闭嘴!”

云梦觉得额角的青筋跳了跳。深呼吸几次才没把一直在她耳边叽叽喳喳的暗香扔下去。

“你……”

接下来的话云梦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她清晰的闻到在头侧散发出刺鼻的血腥味,肩膀的衣服几乎要被浓稠的血液浸透。

“我突然觉得伤口有些痛。”

暗香用尽全力紧了紧搂在云梦脖子上的胳膊。

“虽然比起以前受的伤不算什么,可真的好痛。”

“世人皆知暗香以毒闻名,今天就这么死了好丢脸哦。”

“你今天给我的东西是什么啊,还挺好吃的。”

暗香越来越虚弱,连眨眼的力气都不多还非要坚持和云梦絮絮叨叨的说着无关紧要的话。暗红的血块顺着开闭的唇角流下,浸没在云梦的衣领中。其实暗香平时的话很少,只是她觉得,现在不和云梦多说一些,这辈子就没机会了。

“别说了,我求求你。坚持一下,马上就要到了,我一定可以救你的。”

云梦几乎要崩溃了。她开始自责,开始后悔。为什么当时不能再谨慎一点,为什么从小没有好好练习轻功,为什么不能跑的再快一些。云梦恨透了自己五感灵敏,耳听着暗香气息奄奄,感受到她的身体慢慢失去温度。云梦不肯停下脚步,直到耳边再也没有暗香的声息。

“我的家乡在塞外的草原。那里可美了,只是我不能带你去了。”

“真可惜,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儿。”



………




江湖人都知道云梦有一双妙手,没有她治不好的病。而只有云梦知道,她的医者生涯失败透顶。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