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发际线

墙头众多,爬墙速度比掉头发快

【楚我】痴情总被多情扰 后续

戳头看前文
第一人称,避雷预警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才悠悠转醒,身上的伤口已经被清理包扎好。房间布局摆设陌生得很,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但不用想也知道,是香帅救了我,把我安置在这里。稍微一动身上每处伤口就撕心裂肺的疼起来,但我心中的那些窃喜侥幸早就盖过了痛楚。虽然这短暂的幸福是费尽心思所谋骗得来的,但我甘之如饴。

恍然间想起当初我未踏入江湖,还是懵懂无知的少年,但楚留香出名的传奇事迹早已听过了千遍万遍。每每得了几个零花的铜板也不同别的伙伴一般去买什么吃的玩的,拿上钱去茶馆点一壶最便宜的茶,一坐就是一下午,听说书人讲楚留香最近又平定了什么风波,历经凶险一波三折如何如何。入迷之时自然心生向往,盼望着有朝一日能一睹风姿,这也成了我最遥不可及的梦。

那天我为了病重的父亲求医不得而发愁,走在回家的路上束手无策,急得快要哭出来。出神间撞到了一位身着白衣的翩翩公子。我一时慌乱不已连声道歉,而那公子只是温声说了句无妨,笑容带上了几分安抚意味又开口道,“少侠,可是有什么难处?”

我一怔,有些诧异的抬头,不自觉地打量着他。他被我这样盯着也不恼,从容不迫的站在那里任由我打量。手中折扇轻摇,衣袂翻飞随风摆动,面上依旧是端的那温润笑意,使人如沐春风。见我沉默不语又问了一声,“在下楚留香,见少侠面露难色,不知能否帮助一二?”

我到现在也说不出来那时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像是身处浓雾迷途找不到出路,而在你最彷徨无助的时候,一缕明媚的阳光破开世间的混沌迷茫。你心中的英雄,日夜盼望的梦想站在那里向你伸出手,说,别怕,我带你出去。

这也成为我后来偏要习武的坚定不移的信念,并且也以有朝一日能与他重逢为目标努力着。人总是贪心的,一个梦想实现了,就会有另一个更加荒谬的梦想,尽管那遥遥无期。

房门被推动吱呀作响,我不知道为什么赶紧闭上双眼,调匀呼吸假寐。是香帅进来了,因为那股令我心醉痴迷的香味。他来回踱步似乎在纠结着什么,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慢慢合拢了手中的折扇。脚步声越来越远,被刻意放缓了的步伐几乎没什么声音,很轻,但很坚定。每一步都像是踏在我的心上,走出了一条斑斑血路。

再不说话就来不及了,我告诉自己。可是挽留的话堵在喉咙里,打着转儿就是说不出口。我听见了房门打开又闭合,那个人也渐行渐远。我这才睁开眼盯着房梁出神,有些想哭但眼眶发涩,一滴泪也流不出来。

罢了,罢了。

他这样的人也许只属于天下苍生,又怎能奢望会为一人所停留。就算他今天真的留下了,但那样于他于我,都太过不公平。我纵然再怎么痴心妄想自私自利,也舍不得他因为我有半分犹豫为难。

踏月留香的公子,本就该快意恩仇,恣肆傲然于江湖,为后世所铭记赞颂,不该为儿女情长所困。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那年的长安街头,少年人垂头丧气的走在路上,孤身一人回到了家。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