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发际线

墙头众多,爬墙速度比掉头发快

【楚我】痴情总被多情扰

可怜天下父母心(什么
注意避雷,第一人称,楚留香×我
满足自己想泡香帅的心(其实并没有


那日的天气难得晴朗,对于已经阴雨连绵了将近半月的江南来说实属不易。无所事事想着近几日都没见过香帅,怀有一点私心提上一坛陈年老酒就去了他入住的客栈。

房间里空空如也,整洁得仿佛从未有过人居住。询问了店小二才知道,香帅前几日便收拾东西离开了,走的匆忙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有些失望,不过转念一想,以香帅的名气,江湖上想托他办事请他喝酒的自然数不胜数。可他也不该招呼都不打就这么离去。

一别数月,听说香帅已受邀前往中原参加武林大会。得知这个消息二话不说便兴冲冲整理好行囊,踏上了前往中原的路程。安顿好之后四处打听他下落竟然无果,有些泄气但又不甘心就这么空欢喜一场。

我寻了他整整三天,大街小巷的每个角落,所有能想到的地方,所有曾经和他去过、并肩战斗过的地方。若不是千真万确消息属实,我都要怀疑香帅是否真的人在中原。而他正如当初突然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如前几天一般出门碰运气,在街上偶然遇到了胡大哥。我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急忙追了上去。他被我拦下先是一愣,笑得有些勉强,眼神躲闪就是不肯看向我,聊了几句也支支吾吾的言辞闪烁。还没来得及问香帅的下落,他就找了借口匆匆离开了。

我终于觉得不太对劲,细细想来过往相处回忆,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香帅这般心思通透又怎会看不出自己的那些痴心妄想。他总是不忍心拒绝伤害别人,现在想来是不想见到自己,不知该如何相处吧。江湖说大不大,可是说小也不小,要找到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要躲一个人却易如反掌。

曾经和师兄打趣,说华山的龙渊一定是天底下最冷的地方了,寻常人在那里根本撑不过半刻。可如今看来应该是我错了,五月的中原比龙渊潭水还要冷上千倍万倍,从心脏的血液蔓延到四肢百骸,锥心噬骨的疼。

每逢中原武林大会正邪两派争斗不休,双方一旦交手必将掀起腥风血雨。各门各派包括华山都会派弟子下山相助。按理来说这种事怎么也轮不到我这种刚入门不过一年的弟子,但我向掌门主动请缨,故意将自己陷入了生死危机。我在赌,赌他这般神通,会不会就那样坐视不管。

夜色浓郁冷风凌冽,吹不散遮挡天边皎洁月色的丝缕乌云。经过前几天的一场恶战众人元气大伤,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先只能暂时避避风头调养生息。此时已经夜深露重,其他人早早歇息下了,而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每每闭上双眼脑海中映出的就是香帅的面容。心烦意乱之时突然感觉到肃杀之势在寂静的小院里铺天盖地弥漫开来。我抬手握住放在身侧的佩剑,指尖摩挲着剑柄雕刻纹路无声苦笑。看来今夜天意要自己命丧于此。

敌人来势汹汹,已是强弩之末的众人自然不是对手,几个回合下来我方的劣势越来越明显。在我身负重伤有些神志不清之时,终于隐约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踏月而来风度翩翩,一如当时初见的模样。他击退杀手,看向我似是一声叹息,犹豫后终究迈步走来。

“小友何必如此。”

我知道,我赌赢了。

我自是卑鄙无耻,不过仗着他那对天下人都怀有的几分于心不忍温柔怜悯,有恃无恐罢了。

评论(2)

热度(19)